沐蒋

摸一只少年时的骆队,到底是生长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里才会有这样好的性格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同是主播为何差别这么大
(微博随手抱图)

请!大家!好好评一评居老师的颜!

每天走路上想到龙哥嘴角都不自觉的上扬嘿嘿嘿

赵处也很好的啊,真*赵表情包每日快乐源泉*云澜
玫瑰花的刺是真的戳我笑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兔鹰拟人,私设。
原梗动漫,人设归麻蛇。
看b站弹幕笑哭哈哈哈,两个中文十级的大佬

还是觉得金鱼嘴的包大人最可爱了

瓦哥真是戏精学院毕业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每次看到他们都觉得我粉的cp怎么那么可爱

背书背到一半开始毫无质量的摸鱼

接上文
大概这是一波强行HE

        包拯方才愣了神,待他回过神来时只听得庞籍气的跳脚赶他走的声音。听着这话,包拯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拎起一旁的酒就猛灌了一大口。双手钳住庞籍的手就把他往墙上摁。庞籍被包拯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砰!''的一声头磕到了墙上。仿佛这一下把庞籍磕傻了似的。竟也忘了反抗,就这样定定地看着他。而包拯却也只是一时脑热,做出这些举动后心里闪过一丝无措。
         两人就这样沉默地四目相对,一时之间仿佛空气都有些凝固,庞籍盯着包拯,忽然觉得包拯此时欲言又止的表情有些好玩。包拯看着庞籍捉狭的神情内心一怔,他似乎许久不见庞籍露出这般神情了。''......螃蟹,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话一出口包拯就后悔了,庞籍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和某人说过要''恩断义绝''。想到这,庞籍的脸又冷了下来。
         而此时躲在暗处的展昭看着他家实在不争气的大人,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为了包拯又一次私花公款承诺的全鱼宴,他才不想在这看着他俩僵在这儿进也不是退也不成的样子。不过包拯在临走前说过,若是他在那儿磨蹭半天没有任何进展,便让展昭拿飞蝗石砸他额间月牙。
         展昭弹出飞蝗石的那一瞬便觉得背后有一道剑直刺向他。展昭侧身一转堪堪躲过剑。飞蝗石是弹了出去,也砸到了包拯的额头,但至于有没有正中月牙......这就要看包某人欧气够不够多了。
        待展昭看清是何人之后,本就面无表情的脸更是迅速黑了个彻底。''喂,臭猫,不就开个玩笑嘛,至于冷着一张脸吗?''展昭心道:要是没打中,我的一世英名可算是被你毁了,你还好意思说。他睨了白玉堂一眼便转过身去。白玉堂见展昭不搭理他,又朝着展昭的方向挪了两步,哥俩好似的搭着展昭的肩。展昭冷声道:''把手放下去。''可白玉堂却毫不在意,仍笑嘻嘻道:''臭猫,你跟我比试一下我就请你吃一顿聚福楼的全鱼宴,如何?''
         展昭虽面上毫无所动,但内心却有些动摇了,白玉堂见这招有戏,于是乘胜追击道:''两顿!''话一出口,展昭便转头迅速握住白玉堂伸出的两根手指。''成交。''
         至此,展护卫算是彻底忘了被砸偏了的包大人。
         而另一旁,庞籍正准备对包大人破口大骂,就见包拯径直倒了下来。庞籍蓦地看见包拯额头上的血迹,顿时慌了神,喊到:''谁?是谁?包拯你别吓我,你醒醒!死包子你别吓我啊!''包拯倒也没完全昏过去,紧闭着双眼只听得耳边嗡嗡地响着庞籍喊他的声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心里想着:展护卫怎么会这么不靠谱,说好的砸月牙呢?!
        包拯本来快晕过去了,硬生生地被庞籍摇醒 了。''螃......螃蟹,你快把我摇死了。''   ''包拯!你这是装晕骗我?!''庞籍见包拯醒后没有大碍便沉着一张脸,好像刚才那个大喊大叫担心的要死的人不是他似的。包拯心想,即便是经历了那件事,但从庞籍刚才的举动来看,他还是在乎我的对吧?
        ''庞籍,其实你的父亲并没有死。''包拯理了理思绪,终是把这句话道了出来。''什......什么?''庞籍听到这句话后惊愕地看着包拯,''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他双手紧攥着包拯的衣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听错了什么字。包拯看着庞籍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暗道:这回为了戏做得逼真,确实是太过了些。
         包拯清了清嗓子,道:''真的,傻螃蟹,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庞籍一个人自言自语道:''没死......父亲没死,真的......''过了好一会儿,庞籍才从大起大落的变故中回过神来。问道:''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
         包拯讪笑道:''那还不是为了戏更逼真一些嘛。''
         庞籍道:''那你之前支支吾吾地到底想说些什么?''
         包拯眼神飘忽没敢看庞籍的眼睛。
         ''我这不是怕你怪我瞒着你......''
          庞籍气极反笑:''死包子,刚才那一下怎么没砸死你呢?我!''
          包拯闻言撒腿就跑。
          ''死包子!你给我站住!''
        

看完结局想强行甜回来......
不过好像又写偏了
文笔渣,勿喷,谢谢

         天气转凉,将之前的暑气散得一丝不剩。院内的少年郎抱着酒坛子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他撑着地想站起来,却脚底一滑重重地跌了回去,一地的碎片显示着少年人的怒气。一旁的仆人只是垂着头盯着地,没人敢上前一步劝阻。
         包拯一进院内放眼望去即是一片狼藉,他皱着眉朝管家摆了摆手示意他下去。管家摇头微叹着气走了下去。
         ''死螃蟹,你这是干什么,打算喝死你自己吗?''包拯伸手作势要夺庞籍的酒坛子,庞籍置若罔闻,仍在那喃喃自语着什么。忽然抬起头对上包拯的眼神,将酒坛子猛地往地上一砸,翻飞的碎片又溅了满地。入夜渐凉的风将枝头的花纷纷扬扬地肆意吹落,坐在地上的庞籍任由那夹带着露水的花瓣落下沾湿了肩头。庞籍踉跄着起身,朝着包拯的脸上就是一拳过去。大约是醉的厉害,这一拳与本人的预期效果相去甚远,硬生生地由脸打偏到了肩头。
         包拯就那样像木头似的站在那由着庞籍毫无章法地打,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庞籍解气。包拯自觉愧对于庞籍,是他夸下海口作出承诺,可谁曾想变故来得那般快。庞籍似是打得累了,再打了两下便住了手,身形趔趄晃着。
         ''螃蟹......我......''   ''包拯你给我闭嘴!我跟你说过从此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此后再无关系,你还来这里作什么!''
         庞籍抬头看着包拯,早已蓄满眼眶的泪水顺着未干的泪痕无声滑落。包拯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些话挽救些什么,但终是把近日来练了百遍的言语尽数咽了回去。平心而论,若把庞籍换作自己,或许言行更加过激。虽事已至此,但或许还有其他挽回的余地吧?
        庞籍见包拯呆愣在那一言不语,便认为他这算是默认了自己的话。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似是在嘲讽包拯,但没人知道,更多的确实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的软弱,嘲笑自己的无能为力。
         庞籍无力地闭上眼说:''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见包拯仍旧无动于衷,便又大声吼了过去:''包拯!你走啊!''
 

          大概,会有后续吧(^-^)